主页 > 本港台最近开奖记录 >
花萬元裝的“電信寬帶”竟是冒牌貨
发布日期:2019-08-26 12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明明申請的是23880元/年的電信寬帶,裝的卻是3980元/年的移動寬帶﹔花費10800元/年安裝的200M的寬帶,IP地址卻一直在變來變去……

  2018年8月13日,《新聞晨報》曾刊登《寫字樓網絡配套陷“獨家代理”潛規則》一文,曝光本市個別商務樓宇在寬帶接入方面存在的亂象。但時至今日,本市部分商務樓宇在寬帶接入方面實行“獨家代理”的歪風依然存在,亂收費、多收費依然大行其道。

  查先生是上海一家公司的負責人。2018年5月,他以個人名義購買了位於滬太路2899弄42號、43號辦公樓。2018年12月,他的公司正式入駐。然而,大半年來,由於寬帶使用問題,令其不堪其擾。

  記者了解到,該商務樓的物業公司是上海永綠置業有限公司第六分公司。商戶入駐時,該物業公司便向商戶們推薦了園區的網絡服務代理公司“速豐電信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‘速豐公司’)”

  查先生說,他們公司對網絡要求比較高,以前一直用聯通寬帶。但是,速豐公司聲稱園區沒有聯通寬帶資源,查先生隻好向速豐公司申請了200M的電信寬帶,價格10800元/年。

  然而,2019年1月份時,查先生發現速豐公司提供的寬帶服務很蹊蹺,根本無法滿足正常業務需求:因為公司在阿裡雲備案時,必須要有固定IP地址,但是速豐公司提供的網絡,IP地址卻一直在變動。這樣一來,公司就不能通過阿裡雲的備案,很多線上業務都沒法開展。

  后來,查先生公司的技術人員調查后了解到,他們向速豐公司購買的10800元/年的電信寬帶,其實並非是電信的寬帶。“速豐公司賣給我們的,不是電信運營商的標准產品,但卻按照標准的電信寬帶向我們收費。”

  查先生說,公司后來便向中國聯通咨詢,能否接入聯通寬帶?中國聯通答復說,這個園區有他們的寬帶資源,可以安裝。於是,查先生的公司就向聯通申請了5根寬帶線路。

  但自從安裝了聯通寬帶后,就事故不斷。2019年2月、3月和4月各出現過1次斷網事故,聯通工程人員來維修時,發現都是因為線纜被人為拔掉了。管家婆彩图护民图库

  “速豐公司承認是他們拔掉了我們公司的聯通網絡,物業和速豐兩家公司都說,這個園區的線路橋架是速豐公司的,我們佔用了他們的資源。”無奈之下,查先生的公司迫不得已隻好再次向速豐公司申請一條品牌為“沃動車”的聯通寬帶,帶寬50M,費用為19200元/年。

  然而,查先生公司的技術人員發現,此產品竟然也不是中國聯通的標准產品,IP地址還是變來變去,阿裡雲依然無法完成登記備案。

  “我們自己想從園區機房拉一根光纜到公司機房。但,物業公司以各種理由阻止,還說要經過速豐公司同意,這事至今沒有解決。”

  查先生無奈地說,他們曾多次到物業提交材料,但是物業一直在刁難,“不是這裡有問題就是那裡有問題。其實來給我們施工的,都是聯通公司派來的,我不明白聯通的資質到他們這裡怎麼就不行了?”

  對此,物業的張經理解釋說:“不可能你說拉根線就拉根線。施工方的營業執照、施工資質、詳細的施工方案、施工人員的相關証件等等。除此之外,施工方還要跟我們這邊簽一份協議,但他們這邊總是材料不齊全。”

  至於速豐公司為什麼要拔掉查先生公司的網線,張經理解釋說,那是因為網線插在了速豐公司的設備上:“聯通在我們(大樓)機房裡是沒有設備的。在房子造好的時候,聯通、移動和電信三大運營商,都應該配備資源,但他們都只是做到了門口,沒有入戶,等於沒有延伸下去。然后,速豐公司投資做了橋架,所以他們就有優先權了。”

  當被問及速豐公司如此代理是否合法,物業公司與速豐公司之間有沒有相關合同時,張經理回答:“我這邊沒有,這個屬於商業機密。”

  隨后,記者致電速豐公司在該園區的項目負責人包先生。了解到記者的意圖后,包先生說他們不接受採訪,便挂了電話。

  今年4月,某網絡科技公司入駐虹橋匯商務樓宇,在安裝電話和寬帶時,也被物業公司指定的網絡配套服務商“上海莘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”收取了35000余元費用。這些費用包括所謂“線路維護費”、“工程費”、“電話押金”以及其他沒有記載名稱的“增值服務年費”等。該公司負責人常先生說,實際上,跟他們一起入駐的其他企業,均有同樣的遭遇。

  7月31日、8月1日,記者以開圖片社打算租賃虹橋匯T6號樓某層辦公空間為名,跟虹橋匯銷售人員以及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進行接觸,証實了常先生的說法。

  在項目租售沈小姐帶看辦公用房時,記者告訴對方,由於圖片傳輸對網絡要求非常高,所以需要跟物業公司面談寬帶進場問題。

  8月1日,在沈小姐的幫助,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許小姐接待了記者的第二次到訪。許小姐說,該商務樓宇的網絡是有專門供應商的。

  許小姐:這個就比較討厭了。因為這邊是指定的供應商,一定要用他們的。寬帶線路的話,他就收一個開通費、線路費,別的是正常收費。

  許小姐:這個我不能確定。你們的租賃合同簽訂以后,我們可以幫你與供應商商量。

  隨后,許小姐給記者看了一份《虹橋匯辦公樓物業管理建議收費一覽表》,其中涉及到網絡收費的有:電話開通,500元一門,每年每門電話要收400元維護費﹔寬帶開通,500元/線,每線每年收維護費1000元。備注欄標明,以上費用都由網絡代理商也就是上海莘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收取。此外,還有每線每層500元的管道穿層費以及橋架佔用費。

  隨后,記者撥打電信、移動和聯通三大運營商的客服熱線詢問后,三家運營商均表示,沒有上述額外收費,其中一位客服人員表示:“我們的工程人員會上門給你開通,生肖号码相属,您正常繳納電話和網絡使用費就可以了”。至於施工時產生的所謂“管道穿層費、橋架佔用費”等,上述三家公司的客服均表示,這是他們的建設成本,跟用戶無關。

  2018年年初,某物流公司搬到楊浦區長陽路1514號鑫誼園區內一幢寫字樓,在安裝網絡及電話專線時,卻被園區物業上海星海時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告知,所有電信業務均由某網絡代理商獨家代理。無奈之下,該物流公司隻得跟這家代理商簽約。

  合同顯示,物流公司申請的是電信EPON專線,每年資費為23880元。然而,直到線路安裝完做測試時,物流公司才發現IP地址竟然是移動公司的。經過詢價,發現這類寬帶的市場價隻需約3980元/年。2018年8月13日,新聞晨報對此進行曝光后,上述網絡代理商直到兩個月后才向物流公司退還了相關款項。

  對此,上述物流公司負責人如鯁在喉:“一開始報道出來后,他們裝著沒看見。后來,市通管局召集相關部門來了好幾次,他們才退錢。”這家物流公司的負責人表示,他們是一家外資企業,每一筆賬都要清清楚楚,但“人家不知道商務樓宇裝個寬帶還有潛規則,非常影響營商環境”。

  一位從事10多年通訊業務的業內人士表示,商務樓宇網絡配套服務“獨家代理”、“變相收取相關費用”等情況在申城寫字樓比較普遍,已成為行業的“潛規則”。而這種所謂的“獨家代理”,剝奪了用戶正常的市場選擇權,阻礙了市場的正常競爭,容易導致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惡果,一些通信代理公司隻要和物業搞好關系,甚至不懂技術也能代理,導致通訊服務一塌糊涂,甚至弄虛作假欺騙客戶。

  另一個更大的隱患是企業的信息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。如今,作為企業最核心的競爭力之一,如果信息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,無論是對於企業而言,還是對於企業的用戶而言都是非常危險的。

  去年年底,上海市通信管理局聯合五部門共同發布了《關於規范本市商務樓宇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與運營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明確商務樓宇內的弱電井道及通信配套設施,是建筑體的從屬物,屬於樓宇內公用設施,應當納入建設項目的設計文件,並隨建設項目同時施工與驗收,不得由第三方公司作為單獨工程進行投資建設,並經營獲利。

  從目前情況來看,該《意見》並不具備強制性,僅僅是個指導性文件,依然沒能改變申城寫字樓網絡配套“獨家代理”這一頑疾。

 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,在“互聯網+”時代,對入駐寫字樓的每一家公司而言,網絡是企業辦公的必備硬件,如果放任這一亂象發展,勢必會“影響到上海的整體營商環境”。